第六百七十九章 朋友,听说过五指山吗?

半空中的神使,伸手把自己的脑袋掰正,发出令人牙疼的脆响。

脸上的戏谑残忍之意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愤怒。

他看向猪八戒,却发现这个让他忌惮之人没有追击。

“他为什么不追……”念头还没有完全产生,神使脖子骤然一紧。

被一只手掌抓住。

那只手掌不大,属于小孩子,正常而言,是没有办法抓牢的。

神使却觉得全身都被禁锢,脖子的骨头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,下一秒就会彻底崩碎。

不是刚才还可以扭回来的折断,而是彻底的崩碎。

身子不受控制地旋转着,抓住后颈的手移动到前面,神使被唐洛按在开始升温的圆柱上。

佝偻的身子被强行矫正。

因为手掌主人身高的关系,神使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没等神使反击,唐洛玄变在手,变成斧子形态。

大小没有适应如今的身躯,相较之下,斧子显得格外大,让人忍不住怀疑会脱手而出。

玄变之斧化作残影,在神使身边闪过。

木头拐杖掉在地上,一块掉落还有神使的四肢。

浓稠的黑红色血液,这次就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封住巨大的创口了。

神使发出痛苦的哀嚎声。

玄变之锤化作玄变之剑,从神使胸膛穿透,将其钉在铜柱上。

“这个温度对尊贵的神使来说,太低了。”唐洛看向猪八戒和敖玉烈。

两人点点头,抬手便是雷霆落下。

将火烧柱变成了雷柱。

刚才敖玉烈已经证明了,雷霆对这神使是有杀伤力的。

猪八戒的阴雷又相当阴损,侵蚀着神使的身躯。

不多时,剧烈无比,更胜断肢的痛楚从背后传来,神使长大嘴巴,凄惨的哀嚎声不断。

但没有了四肢的他又岂能挣脱玄变之剑?

稍微动一动又是钻心的痛苦,伤口扩大还会危及性命,让神使连挣扎的动作都不敢有。

刚才被龙咆哮波及到晕过去的一群人中,有部分人醒来,看到神使那凄惨的模样,听到他哀嚎,又吓得昏迷了过去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杜鹃啼血般的笑声传来,那位帝皇,那个中年男子木然的脸除了刚才的刹那狰狞外,现在终于变得生动。

看上去像是一个人,而是不是泥塑木偶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他连叫三声“好”,一头乱发舞动,犹如一个疯子。

“陛下。”

“陛下。”

几个臣子看到皇帝那个样子,大声喊道,想要上来捂住他的嘴巴。

你可别笑了,这一笑会把开阳皇朝笑没了!

但开阳皇帝那疯狂,甚至连血泪都笑出来的模样,让他们又迟疑了。

一个哀嚎,一个惨笑。

在这片恢弘皇宫中,构成了一副奇异的诡异画面。

很快,神使就嘶哑了声音,没有更多的力气大声哀嚎。

开阳皇帝也没有再笑,慢慢踱过去,将珠冕重新捡起,没有戴上,他看了一会儿,突然把珠冕丢开,快步走到唐洛身后跪下:“还请小师父——圣僧救我家人性命。”

这个世界,是有佛门和尚的。

也有修炼者,不过修炼者不分什么佛道,只有一个统一的称呼,炼气士。

炼气士数量稀少,有着超越凡人的力量。

开阳皇帝,明显是把唐洛他们当做了炼气士,还有……妖魔!

妖魔跟数量稀少的人类炼气士不同。

它们凶残暴戾,嗜血疯狂,是一群强大无比,拥有智慧,乃至能够化作人形的妖兽,同时也是天神的敌人。

妖魔在与天神长达数百上千年的战争中落败。

一部分妖魔逃入传说中的“九幽”,少量妖魔在大地上苟延残喘,躲避着天神的追杀。

亦有一部分妖魔投靠天神,成为他们的神宠,其中就有龙族。

敖玉烈刚才龙人形态,就被开阳皇帝当做了妖魔中的龙。

没有投靠天神的龙,如今则是被叫做魔龙,邪龙。

至于投靠天神的龙,自然是神龙。

炼气士和妖魔的组合,突然出现折磨神使,难道妖魔要重现人间大地,再掀起大战?

关于妖魔和天神之战,并没有什么化作文字上的记载。

只有诸多口耳相传下来的神话故事。

人类在其中的角色是妖魔的粮食,是天神击败妖魔,救下了他们。

天神庇护人类生存,天然也是人类的主人。

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,背弃主人者,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
开阳皇朝之前,便有一个例子,五百年前还没有开阳皇朝。

那个时候,人间大地上的皇朝名为大离。

在天神的统治下,大离皇朝蒸蒸日上,欣欣向荣,竟然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大离皇朝的末代皇帝,那个罪人妄图取代天神的地位。

因为他的野心,便葬送了整个大离。

大离皇朝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