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假条(不要购买)

花花又手动请假

牙疼到自闭

感觉半张脸都不是自己的了

哭辽T^T

……以下就是凑字数……

秦苏皓是在父亲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,起初他是不信的,可等了一天又一天,小叔再也没有回来,奶奶病了,又好起来,魏夫人也病了,他们还是没有回来。

他信了。

他们走了,因为他喜欢的那个女孩要死了,所以小叔和她一起走了。

他一只以为自己对她的感情是最无私纯洁的,可那一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是那一年她离开前的那个生日,奶奶一定要给她过生日。

他在角落里看着小叔和她你侬我侬的样子。

而一转眼,他们就结婚了,在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庆祝的时候,他们就走了。

之后秦家萧条了很久。

外面的世界仿佛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好多家公司都出事了。

最后查出一个和国外佣兵勾结的间谍,秦苏皓记得好像是叫夏伯韵。

至于她的家里,她父亲出事了,他开始以为是政敌陷害,想要帮忙来喝,后来才知道他对她一点也不好。

他也不是被政敌陷害。

而他外面的情人,在知道他倒台后马上就领着女儿偷跑了。

秦苏皓找人做了点手脚,保证她们不会过的那么顺。

伤害过她的人,不应该过得那么自由。

她父亲失去了权势,母亲身边也有了一个男人主动照顾。

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他才反应过来,他们走了,但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

他跟踪她最好的朋友,找到了他们的墓地,那里比他想的要阳光许多。

也是,她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。

照片里,她和小叔还是甜蜜的依偎在一起。

秦苏皓在墓碑前站了很久。

最后,他在墓地的旁边挖了一坑,把那个他珍藏多年的盒子小心的埋在里面。

那盒子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,只有一枚小小的糖纸。

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来过,不过他把那片墓地都没下来了,等他老了,也就在这里吧,这里不错。

-

浓稠的黑色里,一个光团慢慢扩大,变成一个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来的镜面。

一个黑色衣袍的男人抱着一个娇小的女孩从镜面穿过,落到地面上。

他温柔的贴近女孩的耳边:“小五,我们到家了。”

珑五睁开眼。

这是哪,我是谁?

眼前是一片漆黑,什么也没有。

珑五拽了拽腾枭,“你是不是对我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了?,我怎么好像瞎了?!”

头等上发出男人的轻笑声:“我怎么舍得让你看不见,这里就这样,你刚过来会不适应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珑五:……

啥适应还得适应好几天?

然而不管她愿不愿意,她也只能适应着。

腾枭就抱着她走,也不知走了多久,珑五也没个参照物,她都快要睡着了,终于听到一阵叮叮当当似乎是玉片的撞击声。

他们上了一个台阶,随后外面响起一个声音:“主人,可以走了吗?”

“嗯。”腾枭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“我们去哪?”珑五看不见,腾枭就一直没有放开她,把她放在怀里。

她看不见,所以动作很不方便,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